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 

請稍候網頁載入中:
單親媽痛斥不孝子週薪200萬,卻讓自己住鐵皮屋,網友卻有誌一同反批「毒母禍害兒子」!
單親媽痛斥不孝子週薪200萬,卻讓自己住鐵皮屋,網友卻有誌一同反批「毒母禍害兒子」!

單親媽痛斥不孝子週薪200萬,卻讓自己住鐵皮屋,網友卻有誌一同反批「毒母禍害兒子」!

 

 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 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單親媽痛斥不孝子週薪200萬,卻讓自己住鐵皮屋,網友卻有誌一同反批「毒母禍害兒子」! 觀看人數:74  

 

我們有句成語,叫「母以子貴」,指母親因為兒子的顯貴而顯貴。

其實,何止在中華文化,這個成語可以說是放之四海而皆準。

無論在哪種文化當中,孩子們若能闖出一番事業,撫養他們長大成人的父母多少都能跟著享享福。

但最近,英國一位媽媽卻找到諸多媒體大吐苦水,稱自己兒子週薪30000英鎊(折合台幣120萬元),住著價值70萬英鎊(台幣約2837萬元)的房子。

自己這個含辛茹苦拉扯他長大的老媽,卻流落街頭,租不起房子只能住在倉庫的大鐵箱,挨餓又受凍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單親媽媽遭遇不孝子

這位自曝家醜的母親名叫Jule Niles,今年38歲。

她口中那個「不孝子」就是大名鼎鼎的英格蘭球星,Ainsley Cory Maitland-Niles(艾斯利·梅牸蘭-尼爾斯)。

喜歡足球的小夥伴們對Ainsley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,6歲的時候,他就加入阿森納青年軍。

2014年10月24日,17歲的他和阿森納簽訂職業球員合約。

同年12月19日,他首次代表阿森納在歐洲冠軍聯賽對戰加拉塔薩雷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短短4天後,他又亮相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,對戰紐卡索聯。

到如今,這位20歲的青年職業足球運動員可以說是春風得意風頭正盛,領著3萬英鎊的週薪,身價1500萬英鎊。

但與此同時,他的老媽Jule卻表示,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!

她聯繫了每日郵報、太陽報等媒體的記者,說自己如今住在當地一家公司的倉庫裡,睡覺的地方是一個又冷又硬沒有廁所的大鐵箱。

每天,她要麼去附近的咖啡店或圖書館取暖,要麼就花2英鎊去遊泳池洗個澡,中午到附近的救助站領食物,等天黑了就回到倉庫裡睡覺。

這種艱苦的生活她已經過了3​​個月,實在是過不下去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「我睡覺的地方是一個大鐵箱,沒有窗戶也沒有地毯,更沒有廁所和洗漱設施。

我兒子Ainsley只要花2週到2個月的薪水,就能輕輕鬆鬆給我買套房,但他鑽進錢眼裡了,所以我流落到這種地步。

我兒子在阿森納踢球,我卻無家可歸只能住在倉庫裡。

這哪能說是家呀?真正的家應該能夠洗澡刷牙,從容地坐在自己的房間裡。

我想念真正的家,但最想念的,還是自己的家人……

說起來真是讓人心碎,這片地區都被大雪覆蓋,最近一段時間氣溫都在0°以下,據說不久前還有一個流浪漢被凍死䅶呢……」

▼Ainsley和哥哥Cordi

Jule坐在光禿禿的床墊上,一邊給記者展示兒子Ainsley小時候的照片,一邊講述自己這些年拉扯他長大的辛酸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Jule是一位單親媽媽,她前後一共生了2個兒子,大兒子Cordi是慈善機構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,小兒子Ainsley簽約阿森納,收入不菲。

「那些年,我帶著他倆,輾轉在倫敦大大小小的政府公屋和臨時住所。

有時候實在沒錢,自己餓著肚子也要省出東西給他倆吃,我甚至都萌生過去偷食物的念頭…」

一把屎一把尿把兒子拉扯大,眼看著他出息了,自己終於能夠享享清福,卻落得個流浪街頭的下場……

義憤填膺的網友

烏鵲尚且知道反哺,這種狼心狗肺的不孝子,按理說網友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,但媒體報導這件事之後,網友的評論卻是意料之外的整齊劃一。

「她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。」

「難以想像,她到底做了什麼才讓兒子如此討厭她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「有毒的父母會把你的生命一點點榨乾。

Ainsley試圖幫助她已經很多年了,她不肯放過自己遇到的任何人,都要加以利用。

一個人能夠承受的,大概也就這樣了吧。

建議她去找份工作,好好過自己的日子,像對待上天賜予的禮物那樣對待自己的孩子,別再利用他人了。」

「我想她可能是想從兒子的財富中分一杯羹,拜託要點臉吧,注意自己的言行,這樣兒子或許會回來。」

「Ainsley一直都有給她錢,他和哥哥之所以不跟母親聯繫,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有權掌控兒子的生活,包括Ainsley的合同和工資。

這位母親明顯性格有問題,喜歡喝酒愛發脾氣,她需要改正自己的問題。

這次,她再度登上國家媒體的報導,羞辱自己也羞辱兒子,她正在毀掉Ainsley的職業生涯,毀掉他和阿森納俱樂部的名聲。

阿森納俱樂部給Ainsley開工資,希望他心無旁騖專心踢好球,我確定俱樂部不想在這種新聞中看見自己和相關官員的名字。

或許,Ainsley應該用自己的名義買套小公寓,自己付稅和水費,以便讓母親有片瓦遮身。

光給她現金不行,她沒辦法獲得幫助和非常需要的心理輔導。

使用情感暴力,只會讓兩個兒子離她越來越遠……」

和想像中大家眾口一詞聲討不孝子的場景差得有點遠啊……

究竟是什麼原因,讓平日裡掐得不可開交的網友們全都團結起來,一致聲討這位被兒子拋棄的母親?

而人前風光的球星Ainsley,是否真的如她所說,是個餵不熟的白眼狼呢?

這故事,說來可就話長了。

「球衣要框起來,送給媽媽」

Jule從小在兒童福利院長大,沒有父母兄弟,也沒有任何親人。

她一個女人獨自拉扯兩個孩子,年輕的時候的確吃了不少苦。

好在,她的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Ainsley 6歲就加入阿森納青年軍,17歲就跟阿森納簽訂了職業球員合約,前途一片光明。

2014年12月,Ainsley首次於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出場,對戰紐卡索聯補時替補艾力克斯·奧斯利-張伯倫。

那場比賽當中,阿森納以4-1的成績戰勝紐斯卡爾聯隊,記者採訪這位足壇新秀,當時非常青澀的Ainsley面對鏡頭靦腆地表示:「我要感謝我的家人和上帝,他們讓我有機會站在這裡。」

▼少年時期的Ainsley,前排最右

記者問他,這次比賽的球衣會如何安排,他說:「我要把它框起來,送給我媽媽。」

Ainsley對母親的感情,由此可見一斑。

他並不是Jule口中的那個白眼狼,即便如今,他沒有跟母親住在一起,但收入較低的哥哥Cordi也一直跟他同吃同住。

之所以要跟母親分開,主要是因為,並非所有的母親,都會全心全意愛著孩子,為他們的安好和前程考慮。

幹架

Ainsley和阿森納簽約後,吃苦多年的Jule終於揚眉吐氣,她覺得幸福生活來之不易,兒子的一切,她都想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其中,也包括她完全不懂的足球。

2015年3月,阿森納俱樂部召開會議,探討新秀Ainsley未來的職業規劃。

按理說,這種事得聽專業人士的意見,但獨斷專行的Jule卻不請自來,並對此感到非常不滿。

在她看來,自己養育球星兒子勞苦功高,兒子的未來規劃也應該由她說了算。

所以,會議當場她就咆哮起來,最後甚至還動手打了阿森納俱樂部的轉會首席談判官Dick Law,以及設備經理Sean O'Connor。

好不容易憑藉實力和天賦博得俱樂部青睞,自己的親生母親卻跳出來胡攪蠻纏,痛罵毆打自己的同事。

對於當時還不到18歲的Ainsley來說,沒有比這更讓人難受的事了。

會議現場一片混亂,最後,還是警察趕來控製局面,將動手打人的Jule帶走。

但…那畢竟是Ainsley的親生母親,考慮到這位少年的處境,不讓他有心理負擔放鬆地踢球,阿森納俱樂部並沒有追究此事,Jule被無罪釋放。

同時,俱樂部也發出禁令,不準Jule再來訓練場觀看球員訓練。

威脅

當然了,這位精明老媽並沒有消停。

雖然有禁令在前,但沒過多久,她就趾高氣昂地跑到訓練場門口拍照,一副「老娘偏要來你們奈我何」的樣子。

還生怕事情不夠大,把照片捅給媒體,無數媒體懷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報導了此事。

不僅如此,Jule還幹了一件更瘋狂的事。

或許是前段時間的餘恨難消,U-21的比賽現場,忽然發瘋的Jule作勢要衝上球場把兒子拉下來,還威脅俱樂部的工作人員,

「不讓我兒子給你們踢球了……」

現場陷入混亂當中,所有人都對這位霸道的母親無可奈何。

保安上前請她離開,她拒不服從,最後還是警察趕到現場把她帶走。

赫特福德郡警察局的發言人表示:「4月24日下午2點40分,我們接到報警,一名女子拒不離開比賽現場,我們的人趕過去,對她予以警告。」

事後,媒體蜂擁而至採訪阿森納俱樂部和Ainsley,但雙方都對此保持緘默。

桃色新聞

2015年,Ainsley租借加盟英格蘭足球冠軍聯賽伊普斯維奇整個賽季,他的母親Jule卻被媒體曝出給執教伊普斯維奇的Mick McCarthy發送「露骨語音消息」的桃色醜聞。

雖然她本人否認了此事,但​​媒體的報導卻有聲有色。

為此,Ainsley自當年3月12日之後,被迫缺席了伊普斯維奇的多場比賽。

母親毆打俱樂部工作人員、給教練發送色情消息、大鬧比賽現場……

換個人的話,就算沒有被俱樂部掃地出門,估計也早就扛不住要崩潰了。

Ainsley雖然念著母親獨自拉扯自己和哥哥的養育之恩,沒有跟她一刀兩斷,但心裡卻很希望擺脫她的控製,清清靜靜地生活,安安心心地踢球。

所以,桃色新聞曝出後不久,他就花了一大筆錢,把母親送到地球另一邊的澳大利亞,讓她安心享受超長的假期。

搬出家門

2016年8月,Jule度假歸來,Ainsley親自開車到機場接她回家。

Jule覺察出兒子身上不對勁的地方:「兩個兒子都跟我生分了……」

Ainsley賺到錢之後,就在距離阿森納俱樂部訓練場不遠的地方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,跟母親,還有哥哥Cordi一起居住。

Jule從澳洲回來不久,一天夜裡,Ainsley和Cordi哥倆在沒有告訴她的情況下,偷偷搬出了家門。

「我當時嚇壞了,以為他們被人綁架,還打電話報警。」

之後,Jule發現兩個兒子只是躲著自己而已,所以她一不做二不休,乾脆跑到阿森納的訓練場,等著Ainsley現身。

▼童年的Ainsley

Ainsley的確出現了。

他開車把Jule送回家,誠懇地告訴她,

「我只是想過自己的生活而已。」

但Jule不以為然,她固執地認為,Ainsley肯定是受了俱樂部的蠱惑,遠離自己以謀求更好的職業發展。

經歷了幾次鬧劇之後,Ainsley也變得乾脆果決。

為了讓母親遠離自己的生活,他只給訓練場附近的那套三居室付了6個月的房租,讓母親在到期之前搬走。

對此,Jule感到難以置信。

「我真的無法相信,我整個人都崩潰了……」

她雖然有一份保育員的工作,但跟人簽的派遣工合約,雇主並不會保證給她安排工作,沒有工作任務的時候就沒有工資。

因此,Jule的收入很不穩定,根本無力負擔三居室的昂貴房租。

「我不得不離開我們以前居住的地方,因為我沒錢付房租,Ainsley也不願意給我做擔保。」

之後,她輾轉住過停車場,最終又花每月346英鎊的租金,住進了倉庫的大鐵箱。

她說,自己曾經拍下這裡淒慘的條件,發給兒子Ainsley。

但兒子卻無動無衷,只給自己打來1200英鎊的生活費。

「可這錢有什麼用呢?他又不肯給我當擔保人,給我租房子……」

Jule承認,Ainsley並沒有對自己置之不理。

每隔一段時間,他就會給自己打錢,每次都有幾百英鎊。

但她最渴望的不是錢,而是兩個兒子重新跟自己說話,告訴自己,她究竟哪兒做錯了?

母親的自白

是的,直到現在,Jule依舊不明白自己錯在了哪裡。

她依舊認為,是俱樂部的人別有用心,故意離間自己和兒子Ainsley。

「我認為,有黑暗勢力在操控足球。

他們想看著我倒下,Ainsley離開我的日子越久,我對他的積極影響就越少。

我常常跪在地上痛哭失聲……就算Ainsley明天就失去所有財富,我也並不介意,他和Cordi是我的兒子,我愛他們,我只想讓他們知道這一點。」

清官難斷家務事,Ainsley和母親Jule之間的糾葛,旁人或許很難說清。

但真正的愛不是控製,而是希望他按照自己的心願,越飛越高吧!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 

 

 

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

文章尾

熱門推薦

熱門推薦

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

01廣告刊版插入



這裡滾動定格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關於 EZ生活


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。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!分享學習的經驗。

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!

重要聲明:ezp9.com分享生活網,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,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。 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,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,請聯絡我們告知,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。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